習慣了每天晚上睡覺前,借著奢侈的流量看一會知乎日報,每天總會有那么幾篇能夠打動我,或者讓我有所收獲。每次看完后都有文章想拿到這里分享出來,可是一到白天各種工作上的事情就用上頭來,每天晚上都會想,啊!又沒有寫博客!

你最潦倒的時候還沒有到

也許這就是人懶惰的天性吧,或許就是我太懶。

以下是知乎上的一篇深夜食堂文章,分享出來與大家共勉。

最潦倒的時候,你是怎么走出來的?

我記得我最潦倒的時候,是畢業后第一份工作結束,剛從唱片公司出來。2007 年,不想當小破錄音師了,想換行業,結果先辭了,下一份工作沒銜接上。然后就傻眼了,在家里待了倆月。

那倆月呆在 700 塊月租,僅 9 平的房間里面,每天醒了就是投簡歷,50 封簡歷一天這樣。然后這倆月一點消息沒有。暗無天日的日子,也沒錢,整天除了望著天花板還是天花板。蹭蹭同住的同學吃穿住用。自己也特灰心,覺得堅持不下去了。

倆月后,終于等來一份仍然是同行業的工作,一份錄制性知識節目的工作。在一個性學博士家里,但是做了不到兩周,博士說節目被斃,之后一個多星期又換工作。想著有工作還得接,接下來這份工作不錯,是一家臺灣公司為譯制片錄音的工作。本來談好的 2400 的工資,但是過了倆星期,老板說根據臺灣總部的意思我們只能從學徒開始,工資必須減半。那個公司早上八點上班,在木樨園,我每天六點半從東三環做公車去地鐵站,然后換地鐵到木樨地下,再導一輛公車才能到。晚上也是,因為幾乎每天都要加班,過十一點我從那么老遠根本打不起車回去。所以還是拒絕了這份工作。

但就是這份短短兩周的工作里面,我錄過一篇介紹《塞班島》的 Discovery 的節目。里面提到這么一句話,“這是歷史上 XXX 最激烈、最艱困、最重要的階段”。因為這句話,支撐了我很久。我相信那段時間也是我人生中最激烈最艱困最重要的時間。

沒過多久,我經好友介紹當上了北京四環附近一個村的村干部。做一個小宣傳,幫書記打打字,寫寫報告。但因為不是考進編制,所以我和其他村官的待遇相差很大。但我覺得那份工作,調整了我很多。我不偷懶,工作的三個月里面沒有遲到一次。村里上班是 7 點,也就是說我從東三環得五點半起。我很慶幸有這樣一份工作,我能有一點收入,不至于向家里伸手。還能每天看著北京的藍天,和村民們打交道,雖然覺得文化不對等,但是人很淳樸,讓人覺得簡單。而且也是那個時候參加村里的比賽,還獲得了一個什么朝陽區外來務工歌唱大獎賽的獎。挺逗的。

也就在過了這段時間,我終于進入了一家移動下屬公司開始了我的產品經理之路。后來生活穩定了起來,但因為沒有行業經驗一直以 3500 的工作做了 3 年。直到 10 年才開始帶領團隊做事開始才漸漸好起來,再后來跳槽成功進了外企。

但那三年期間也遇到過房東硬漲房租連夜搬家的事情,沒錢叫搬家公司,自己像螞蟻一樣一箱箱拖行李半夜搬家,我記得那次搬家的時候自己有一個存錢罐在下樓梯的時候撒的到處都是。半夜十二點,樓外也沒人,就看著自己一點點撿地上的零錢。撿著撿著就不撿了,坐在樓外的階梯上,看看北京城里那明晃晃的月光,也有點想哭的意思,但很快就過去了。

其實現在想想這些生活經歷多難得。而且還有一件事,如果你現在說的出你最潦倒的時候,那是你還沒遇到最潦倒最困難的事,像現在我盡管覺得那些時候很潦倒很困難,可是跟我現階段創業來比較,那些都輕于鴻毛。

但是我想也許人的一生,并沒有最激烈、最艱困、最重要。你不知道的生活永遠在后面等著你,開心也好困難也罷。人要知道自己的能力,然后把生活看淡一些,慢慢走下去迎接它就好了。

你永遠不知道你下次潦倒的時候會有多么慘,一個好心態,伴你走下以后日子……

您的支持將鼓勵我們繼續創作!

[微信] 掃描二維碼打賞

[支付寶] 掃描二維碼打賞